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亮灯的博客

一扇亮着灯的窗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千里寻访北山根  

2015-06-23 14:54:10|  分类: 生活.记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45年前,我们全家随父亲走“五七”道路,下放到内蒙昭乌达盟喀喇沁旗乃林公社北山根大队,在那里生活了三年。那时父母40岁左右,我们姊妹在上小学中学。日升日落,斗转星移,40多年弹指间就过去了,如今父母已经走完他们的人生路,我们姊妹四人分别与家人生活在三个不同的国家。但在我们心里,始终惦记着曾经生活过的北山根,想象不出那里变成什么样了?

借着我这次回国探亲的机会,三妹从日本回来,大姐从大连回来,我们三姐妹在沈阳相聚不易,商定一起回昭盟看望老师同学,顺路去寻访梦中的北山根。

从沈阳到赤峰开车只需6个小时左右,离北山根不到5小时,高速公路的修建,缩短了城市间的距离。一路驾车所经过的都是远山旷野,大片农田,视觉开阔,人烟稀少,高速路上跑的车也极少,与喧嚣的城市形成鲜明对比。 

千里寻访北山根 - 亮灯 - 亮灯的博客
千里寻访北山根 - 亮灯 - 亮灯的博客
千里寻访北山根 - 亮灯 - 亮灯的博客

 

北山根村所在地乃林镇,几十年前称为乃林公社。车路过乃林时,正逢集日,在主要公路——县道两旁摆满了售卖农产品的临时摊位,汽车只能从集市中缓慢穿过,正好让我们走马观花看到了农村大集的模样。

千里寻访北山根 - 亮灯 - 亮灯的博客

 

从公社通往北山根大队的土路,如今已换成柏油路。当年从学校放假回家时,下了火车后,还有十二里路,要步行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家,四周是开阔的农田,冬天北风从侧面吹过来时,口罩都变成一个大冰坨挡在脸上,有时能搭乘上一段顺路的马车,就是最幸福的了。现在有了县道公路,十几里路开车十几分钟就到了,马车作为交通工具已退出历史舞台了。

有一次上学途中,我和弟弟骑着一辆自行车,因上坡下坡带不动两个人,只好一人骑一段,另一人跟在后面快走。轮到我骑时,正遇一个很陡的大下坡,车子惯性往下冲,像受惊的马一样越跑越快,我当时紧张得忘了捏手闸刹车,眼看着坡下迎面来了一辆马车,我车把一歪冲进路旁一米多深的水渠里,里面有树丛,没有水,跟在后面的弟弟眼看着前面路上人没了,赶紧跑过来连人带车把我救上来,一看,车大梁都摔弯了,幸好我没啥事,只是头上撞出一个大包。那次类似电影《青松岭》的经历,让我记忆犹深这次车行到那段时,我特意寻找这个大陡坡,但坐在汽车里根本感觉不出来了。也可能是公路没完全沿着原来土路修建。

想起我们刚来北山根那年,在公社吃了一顿难忘的猪肉炖粉条后,一辆马车拉着我们全家人及行李,奔赴北山根。村民们等在村头,在队长的带领下,喊着“欢迎五七干部”的口号把我们迎进村里。这一次我们没跟任何人打招呼,直接摸进村来。

村头的小河已干涸成一条土沟,原来印象中房子背后是高高的北山,那时我曾背着粪筐上山拾粪,后面一群小屁孩儿,像看西洋景一样跟着我。如今看北山只是个小土坡而已。

千里寻访北山根 - 亮灯 - 亮灯的博客

 

我家刚下乡时与大队长家同住一院,如今,我们只记得大队长的名字以及他家三个儿子的小名。在当地一位老同学的帮助下,我们没费事就找到了三兄弟中的老大,自报身份后,他一下就认出了我们,带我们一起来到他家,也就是我家刚落户时居住的地方。院子还是那个院子,当年干打垒的土坯房已被红砖房取代了,如今只有老大两口人住在这里,还有围栏里的一大群羊。

千里寻访北山根 - 亮灯 - 亮灯的博客

  

老大领我们来到当年的北山根小学,三妹是在这里启蒙上小学的,大姐在这里当过老师,我放假时曾在这里教小学生跳过《大刀舞》。现在学生都去镇里上学,这里变成了幼儿园。为了孩子们的安全,院子大门反锁着,我们没能进去。接着我们去拜访了现任村长的家。

村长家的院子很大,红砖房的结构仍是40多年前的样子,进门是灶间,有两个大大的灶台,左右各有一个同样大的房间,房间里一半是大炕。炕上摆着饭桌,他们刚吃过午饭。见我们几个不速客到来,他说还以为是来推销保险的呢。我们说明了来意,与我年龄差不多的村长很快想起当年住在这里的两家“五七”干部,并说出我母亲的名字。聊了一会儿,村长夫妇一再挽留我们在这里吃饭,因当天还要开车返回沈阳,时间有限,我们婉言相拒了。

千里寻访北山根 - 亮灯 - 亮灯的博客
千里寻访北山根 - 亮灯 - 亮灯的博客


老大媳妇用手机联络,很快老二骑着摩托、老三开着汽车赶回来与我们见面。在他们的家里,我们脱鞋上炕,盘腿坐在久违的热炕头上,忆往昔话当年,聊着别后各自的生活情况。三兄弟和他们的媳妇都已四五十岁左右,孩子们都不在身边,分别工作学习在不同的城市,他们说农村里已很少见到年轻人了。他们现在的生活很安逸,每天除了喂羊,看电视,串门聊天,别无所求,看上去比城里人过得悠闲。他们说农民现在不用上缴任何税收,如果种植某些被提倡的农作物,还有政府补贴可拿。千里寻访北山根 - 亮灯 - 亮灯的博客千里寻访北山根 - 亮灯 - 亮灯的博客


三兄弟依旧透着农民的纯朴,真诚执意挽留我们一起去镇里吃饭。我们实在推辞不过,就一同驱车来到乃林镇,反正回程也是这个方向。

早上来时的集市已经散了,我们望向车窗外,努力寻找旧时人民公社所在地的影子,却已然认不出了。在一家餐馆里,我们围坐一起,吃着农家菜,像一家人一样亲热,有唠不完的话题。千里寻访北山根 - 亮灯 - 亮灯的博客


北山根是个很穷的地方,否则也不会把五七干部发配到那里锻炼改造。当时下放时有文件规定:父母带三年工资作为生活费,三年以后取消工资变为农民,扎根边疆一辈子。结果三年后形势有变,城里发展又需要一批干部了,我们又随父亲回到沈阳。另有一些五七干部是八年后才第二批回城的。

1972年我家离开北山根回城时,村里刚刚通了电,电灯刚刚取代了煤油灯;那时家家还在从井里用辘轳摇水,我们都干过挑水的力气活,那时父亲住在公社,我们三个大的就自觉承包了挑水的活儿,当时人小水桶大,我们三人像接力一样每人挑一段路,咬牙挺到挑不动才放下,从家到井沿来回要四五趟才能把水缸挑满。冬天井沿周围全是冰,每次摇水都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的,害怕滑到井里。我们这次来想看看那口井在不在?老三说,早没有了。如今这些遗迹都找不到了。

过去盖房子就地取材,用粘土堆起围墙,架上房梁就是屋了,现在建起了几处砖场,家家都是红砖房了。

千里寻访北山根 - 亮灯 - 亮灯的博客
千里寻访北山根 - 亮灯 - 亮灯的博客 千里寻访北山根 - 亮灯 - 亮灯的博客

过去家家养猪,只为了过年能吃上肉,现在家家养羊,可以卖掉换回零花钱,他们也有了赚钱意识。
千里寻访北山根 - 亮灯 - 亮灯的博客

过去农民在地里撒了种子就不管了,基本是靠天吃饭,现在大田里用上了塑料薄膜覆盖育苗。我担心小苗长大后,残存在地里的薄膜会对土地造成破坏,他们给我解释说,这些塑料都是可降解的,而且每隔三年要停用两年,看来用这种方法是有农业专家指导过的。

千里寻访北山根 - 亮灯 - 亮灯的博客
千里寻访北山根 - 亮灯 - 亮灯的博客

大田里每隔一段的防风林,能看出政府在治理环境方面的投入。

千里寻访北山根 - 亮灯 - 亮灯的博客

与城市建设比起来,与那些富裕的农村比起来,40多年来北山根的变化是微不足道的,但尽管变化缓慢,我们在不足半天的时间里,还是看到了历史在向前发展的脚步。此行寻根怀旧,更新了40多年前的记忆。更是圆了我们姊妹的一个梦——那里毕竟的我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。

因来时勿忙,也不知能否找到认识的人,所以我们此行也没带什么礼物。三妹悄悄付了餐馆的帐单后,我们提前告辞上路,满足而归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7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